从晚八点到次日两点四十七分

I·窗


一个女人,凭她的意志、心如蛇蝎,

兑现三位巫婆的第二个恶毒预言。

那罪孽,就发生在某个类似的夜晚,

秋夜的恶名,从古苏格兰故老相传。


今时今日,在夜莺港的游弋晚风中

簌簌发抖,一扇灯火昏黄、紧闭的窗。

空洞的眼,隔着玻璃透露一句密语,

引人彻夜在冰冷的床上冥思苦想。


最先被放逐、未尽使命的信差,

披着夜的愁容,庄严立在咸味的风中,

今夜,你又要在这扇忧郁窗前,

散布什么恶的教义、绝望的谣言?


II·错杀


枯藤和荆棘缠绕古墙,衰败之花

在灯塔引领之下,缓慢迂回地攀爬。

潜行、逼近,血管娇弱地喘息,呼出...

却缄口不语

I


那只黑猫①

对你不理不睬

高傲地走在

埃蒙佛德

城市中心广场

隔街的路灯下


你怀恨在心

但尚未产生

那种想法


你盯着那对

不属于你的祖母绿戒指

想象,如果

那象牙质地的爪

挠你一下

就会把生命、理智和尊严

通通带走


你暗暗发抖

它让你害怕

你决定把它诱拐

到某个私密的花园

用红的砖、白漆

把它砌在墙里


在某个私密的花园

夜夜抚摸白色的墙壁


II


现在,你与它

只有一墙之隔

就像一个问句

隔着快乐

和你的命运


但你永远不会把墙打破


如果你把盐溶进墨水

仍无法镇定

就把沙揉进眼睛

如果...

谎言,或者死亡前奏

玫瑰镶金信纸

谜语

没有谜面


灯火熄灭之前

忘记

    (不想)

再看一眼


不痛不痒的失眠

    (匆匆独行的女子)

枯叶、请柬

    (夜色般的容颜)

嫩绿的手

    (惨淡烛光)

握不住

    (一晃)

一个未接来电

    (又不见)


时间:二十世纪中叶的某个夜晚

别问一个无知旅者

不切实际的幻想

一个夜晚需要哪些特质

才永志不忘


驻足真知的山下

回望曲折古巷

投影向高塔聚集

女伶优雅避让

丢盔弃甲的骑士

做开幕主唱:


每本书的字里行间

都有真相隐藏

每座城的寻常巷陌

都有爱情埋葬

每场人头攒动的集会

都有谋杀在酝酿

每个众目睽睽夜里的每个人

都以悲剧收场


序曲:致埃蒙佛德

让我如何呼唤你,

    用虚弱的声音?

如果你从未亲口念出

我的名姓。

我彻夜倾听,却捉不住:

    你的独行,

        你的背影

和流言蜚语。


又让我如何凝望你,

    模仿恋人的深情?

你一眼,便传染我

    失眠的气质

和诅咒般清醒。

让我如何在万人...


© 頊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