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罗弥迦·引子

在去烟都的路上,你可能会路过落月林中的一座小屋,一个枯槁的老妇人坐在屋前的木桩上,身躯的大半已变成枯木的模样。她凝视着面前一片早已干涸的小湖,几乎不眨眼睛。第一次见到她时,你大概会以为她是瞎子。可是,如果你走近,她会警觉地听见你发出的任何细微响声。之后,伴随着木质断裂的声音,她会转向你,盯住你,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根泛着光泽的白骨。


“来,拿去,然后去找到其他的……去烟都,找到它们,找到它们……”


老妇人将白骨递给你,不断地前倾着身体,直到枯败的藤蔓从地面伸出,将她整个搬到你的面前,你发现她已经与那些藤蔓、屋前的木桩、这片树林以及它的土地合为一体。那根白骨就在你的眼前,你可以看见上面...

当我凑近观察时我看见你的眼,

正穿过那道透明的裂隙刺探。

我问身前这面镜子是否真正存在,

你我之间隔着光线还是伸展的幻觉。

「她裹着墨绿色披肩独行,犹如披着一座失眠的城。那披肩比墨绿更为墨绿,而我比这座城失眠更甚。」

《烟都》


第一部·第一幕


(未完待续)

「我并不担忧,时间的尽头还在思想所不及的某处——不要操之过急,有许多事不必赶在今天,许多事不必赶在此生。」

「浮生无定今日定,一年光阴到此终。」

S

“莴苣,莴苣,把你的头发垂下来。”

冒险家西塔潘走进灰色的密林,在交错的枯枝中砍出一条道路。他每走一步月光就黯淡一分,古树的虬枝在他身后合拢,擦除了他的退路。当他最终到达被常春藤缠绕的阿里基亚古堡时,已经没有力气挥动那把满是缺口的短刀了。

他推开腐朽的木门走进古堡,脚步声惊醒了沉睡在这里的无数脚步声,它们涟漪一般地扩散,撞到石墙又反弹回来,在反复的征程中最终尘埃落定。月色突然变得明亮。他蹑足在青苔上摸索,在古树沉重的阴影下,走向唯一一扇透出亮光的窗。

那扇窗只是一个石窟窿,光源是四支蜡烛,由四个戴着兜帽的女巫单手托举着,白色的烛泪凝固在她们手上,顺着袖子,一直垂到衣摆,覆盖、固

1 / 3

© 頊折 | Powered by LOFTER